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卫迎天新闻博客资讯网

  • 首页
  • 国际
  • 全世界千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辐射一般是作用于

全世界千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辐射一般是作用于

发布:admin05-15分类: 国际

  年初,部分省份政府工作报告的发布内容,将有关省会城市“首位度”的话题推上了“热门”。

  江苏、山东和广西都将提升省会城市的首位度,以更好地发挥其带动和辐射作用作为重点工作,且都有了相应的具体措施和行动。例如,山东省将莱芜正式并入济南,也已计划通过迁入部分企业来提升济南的人口、GDP占比;南京则是将“首位度”列为2019年工作的第一个方面,南京市市长蓝绍敏则表示“以国家和全省之力支持南京建设发展为动力,理直气壮讲首位度、全力以赴干首位度、名副其实增首位度。”其态度不可谓不坚决。

  城市首位度本是指一个国家人口规模第一位和第二位城市的人口规模比值,用以描述首位城市在全国范围内发挥影响力的程度。而从目前地方政府的应用来看,首位度越来越多地被辅以经济规模度量,并与“龙头带动作用”“辐射作用”等一同出现。也就是说,上述省份政府工作报告中所说的“首位度”其实已然进行了延伸。另外,学术界普遍认为首位度并不存在所谓合理的数值或区间,没有证据表明首位度高低与城镇体系结构的合理性或经济是否发达有关系,因此首位度不能作为衡量城市群结构是否合理的标准。

  但如果仅因此就将地方政府的规划单纯归因于增强省会城市“中心化”甚至抢夺优势资源,就有些过于片面了。以2017年的统计数据来看,无论以人口规模或是GDP来衡量首位度,济南、南京和南宁的排名在全国范围内都是相对弱势的,从自身角度出发,这几个城市确有竞争资源并进一步做强的内在需要。但如果进一步拓展到其所在区域,外部“施加”的带动区域发展的压力则形成了更迫切的诉求。

  以山东省为例,从区域发展层面,济南所处的山东省中西部地区,从经济总量到产业进阶程度都暂时略逊于山东东部区域。为平衡省内区域间发展并更好地激发各要素活力,选择发展基础相对较好的济南以带动省内中西部发展,或是山东强调省会首位度的长期意义所在。

  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王开泳曾在年初解读济南莱芜行政区划调整时表示,长期以来,济南都市圈在区域整合和协作上做得不够,与省中、省南的联系和互动性不足,各自为政,同时济南的首位度低,这些区域也就缺少中心城市辐射极带动。整合莱芜之后,山东省可以形成两个增长极带动全省发展。建设省会城市群经济圈、调整济南莱芜行政区划,可以增强省会对周边地区的带动和辐射能力,有利于区域协同发展思路的实现。

  王开泳所提到的“城市圈”已不是新概念。2018年底,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的意见》中提出,未来中国将建立以中心城市引领城市群发展、城市群带动区域发展新模式,推动区域板块之间融合互动发展。由于产业转型升级和强省会战略的推动,我国前后已有三批城市因不同原因崛起,进而形成目前的城市群版图。当然,这些城市群尚处于集聚与辐射作用相互博弈的不同阶段。一位中国区域经济学会专家就曾提出,中心城市在集聚到一定规模之后会产生辐射效应,虽然集聚效应和辐射效应具有阶段性,但是过程是双向的,集聚的过程中有辐射,辐射的过程中也有集聚。

  城市群内部这样的双向作用同样存在于城乡之间。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主任委员陈锡文曾在采访中提出,要实现城乡协调发展,不能建设“一个发达的城市,一个落后的农村”;而现在讲“乡村振兴”,也不是说不发展城镇化或是把乡村发展和城市发展对立起来,城市和乡村必然是命运共同体。记者在调研中也发现,近年来在城乡融合与区域协调发展的共同作用下,县域地区产业被并入城市或城市群进行共同规划的情况日渐普遍,县域产业越来越多地展现出城市的需求。因而,产业布局是否科学、合理也称为左右融合式发展效果的关键。

  依据成功案例,这几年,国家推出了特色小镇、田园综合体、乡村旅游等促进县域发展的解决方案。每一项解决方案的提出都会紧跟着地方试点,但也有局部的盲目跟进。那么,什么样的产业规划才是科学、合理的?

  从国际上城市群的表现看,全世界千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辐射一般是作用于距离主城区中心30到50公里半径范围内的中小城市。也就是说,区域、城乡之间的规划需要注重在相对距离上产业的层次性。

  其实,不同产业类别对于周边地区的辐射能力是不同的。如果一个中心城市产业以服务业为主,那么相对于工业或制造业城市,它对周边的辐射作用就会弱一些。因此,中心城市的产业不可过度集中于第三产业,同时,需要周边城乡相应地从工业化中后期、中期、初期,再到农业的产业层次渐进,以保障辐射效果向外层层推动。因此,区域在进行整体规划时,应考虑到周边的物理距离和乡村本身的产业特色,进行合理地经济圈划分;县域在确定自身产业结构时也不可盲目追逐“热点”,导致新的“千村一面”,而是需要更多地扮演经济圈赋予自身的适当角色,以探索适合的产业发展特征。

  此外,从过往经验看,与时代发展同步的便捷化交通也是增强区域内协调性的要素之一。因而。城乡间交通类的基础设施也应随区域发展阶段进行有序更新。

  区域协同与城乡融合在操作中是有一定的共通性的,无论是正增多的城市圈还是逐步融合的城乡,其在发展选择时都要进行适当考量,不仅要完善区域内的资源整合与协同,在产业的层次性、辐射区范围大小等方面也需要遵循经济规律,谨慎实施。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