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卫迎天新闻博客资讯网

  • 首页
  • 体育
  • 法国的巴黎圣母院着火了而中国的卡西莫多却活

法国的巴黎圣母院着火了而中国的卡西莫多却活

发布:admin05-22分类: 体育

  今天一早,医院就被一位小伙子的哭声打破了宁静。小伙子的哭声惊动了不少人,大家都为小伙子的孝心所感动。

  有人问:小伙子,你妈有病吗?有病就治啊!现在医术这么好,只要不放弃就会有希望的!

  小伙子划动着手机朋友圈,泪眼婆娑:德国巴黎圣母院都发火了!人类800年的文明瞬间被毁,全人类在痛哭!

  也许这样的段子,会给很多朋友带来不适,就好比我也无法适应这刷屏了的“巴黎圣母院发火了,全人类在痛哭”一样。

  说实话,我没去过巴黎,更没去过巴黎圣母院。我唯一有些印象的就是雨果老先生的那部小说《巴黎圣母院》。而且我也承认,我当初读它也仅仅只是为了满足自我的一种所谓附庸风雅。

  我当初的附庸风雅心理是极为明显的。因为我当年算是一位文学爱好者,而且还是校文学社的主要骨干,最主要的是我当时还在和一个女孩子恋爱。

  紧接着她又反问我,你呢?我本想说是《西游记》、《红楼梦》,是《三国演义》、《镜花缘》和《聊斋志异》,再或者是我那两年看过的《红树林》、《人生》和《废都》等等,但话到嘴边我又咽了回去。

  因为我听说过《傲慢与偏见》这个书名,知道它是一部世界名著,是一部爱情小说。所以为了证明我和她一样,我也必须说出一个和《傲慢与偏见》同等洋气和有名的小说名字。而那一刻,我脑子里便很自然地想到了《巴黎圣母院》。

  这个名字很好记,一听名字就知道是一部外国的小说,而且八九不离十与爱情有关。最为保险的是,前不久文学社讲座的时候还有老师专门讲到过这本小说。于是,一番思虑过后,我终于放心地在自己心爱的女孩子面前,说出了它的名字——《巴黎圣母院》。

  然后,名字说出之后,我却又马上开始害怕起来。毕竟我终究是没看过这本小说的,假若人家要是看过,非得拉着我坐下来,好好聊一聊这本书,那我岂不是悲哀了?

  不怕大家笑话,在随后的一个星期我都没敢见她,但我却在紧锣密鼓地到处秘密搜索这本书。县城的三家书店我都去了,没找到。还向同学和文学社的老师借过,但都没有借到。最后,我通过一位玩得最好的同学在他哥哥的老师那里借到了这本书。而且当时,离她的生日只有两天时间。也就是说,我必须在两天时间内,通过课余的时间把这本书偷偷看完,并且还得“感触颇深”。

  坦白说,这个时间是非常紧的。因为我们每天早上6点半就要起床,全天都是课,晚上还要上自习,自习后一个小时,所有的寝室和教室全都会关灯。所以,我只能打着手电躲在被窝里看。

  除此之外,我借了文学社老师的那本《世界名著赏析》来看(那个时候没有网络和电脑,只能这样)。那本书有500多页,但只有六七页是评点《巴黎圣母院》的。为了收获奇效,我把那六七页的内容全都抄写下来了。

  所幸,我这样做了。因为后来证实,她还真的是很认真地看过《巴黎圣母院》这本小说,而且还看了两三遍。若不是我当时借故离开,并且随后不遗余力地恶补了一下,真不知道会闹出多大的笑话。

  人生很多的事情就是这样歪打正着。恰恰是这样一次偶然的荷尔蒙事件,让我在后来的数年里,也算是短暂地迷恋过一些外国小说。

  包括今天我们说到的《巴黎圣母院》。虽然太多的细节,我已然记不住。但小说里的一个人物——卡西莫多却让我记忆深刻,甚至更加具象化了,我对命运与现实,长相与爱情,丑与美的思考。

  也许在大家的印象里,卡西莫多是一个面貌丑陋,但心地美好的敲钟人。认为他忠诚善良,且知恩图报,满足了我们对于美与丑升华的心理需求。

  但不得不说的是,他却显然是一个缺陷非常明显,心理阴暗的人。他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变态跟踪狂”,他跟踪爱斯美拉达,甚至企图劫持她。虽然其中确有被养父指使的苦衷,但在他的内心深处却始终藏着这样一个“真实”的自己。

  所以,当他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被送上绞刑架处死后,他却将自己的养父推下了钟楼。这里可以省略一万字的评述,不仅仅只有对爱情的忠诚和复仇,更有对亲情和人性的抹杀。

  或许,这就是现实。而且似乎我们的人性,我们的社会已然变得如此,甚至与我当年恶补《巴黎圣母院》的那种疯狂颇有几分相像。

  因为,无论现实如何,无论过去发生什么,也不管我们来自何方,我们终究只愿意为自己所心向的美好付出。我们踮起脚尖凝望星空,却不曾认真看下脚下的泥土。我们沽名钓誉,追求阳春白雪的精神至上,我们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加包容开放和国际范,但却已然不知道自己的重量。

  连法国总统马克龙,也发推特表示:“这是整个法国、整个法兰西民族和全体天主教徒的灾难。”甚至可以说,不仅仅是法国人,就算是说全世界的人民为此感到惋惜,这都是非常真实客观,而且有必要的。

  但恕蔚蓝直言,我却真的没法认同某些中国媒体“全人类都在痛哭”的说词!连人家马克龙都只是说整个法国和法兰西,最多只是说了全体天主教徒,而你们却在绑架着全人类,“哭”得如此伤心

  在这里,我并不想提及太多过去的历史,也不想提及信仰和宗教,更不懂什么文化与艺术,我只想说:巴黎圣母院着火,我不会幸灾乐祸,但我哭不出来。

  顺此,我再想问问某些人,中国那么多名胜古迹被毁,而且我们江苏前不久还发生过爆炸,凉山还发过山火,死了那么多的人,还有31位灭火英雄牺牲了,怎么就没见你哭一声(反而是有些人在网上兴灾乐祸,各种冷嘲热讽)?

  但就在今天,巴黎圣母院被烧了,遥远的东方却如此地沸腾,而且那个死在爱人尸体边上的卡西莫多却还莫名其妙地活了!

  再问,在中国又有多少这样的卡西莫多?他们又有多少人仅仅只是第一次听说过自己的名字?

  当然,其实所谓的疑问已经不是疑问,我只是说说而已。就像雨果先生在《巴黎圣母院》里所说的那样: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